第 24 章

推荐阅读: 洄天我阿爹是年代文男主对照组八零年代大院养女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七十年代奇葩一家亲大奥术师她今天赚钱了吗东宫福妾(清穿)在诡异世界变成蜘蛛精任务又失败了贫家子的科举路重回九零只想搞钱如何为始皇崽耕出万里江山秦始皇真不是我爹?吻冬从群演开始(重生)我后爹全家是皇帝非典型救赎[快穿]穿成年代文里的小人物我把过气综艺做成了扶贫专线规则类怪谈扮演指南[无限]

第24章

是夜, 映月客栈的某一间房内, 一个人影躺在雕花木床上。

这人双眼紧闭,眉目皱起,似是陷在不怎美妙的噩梦中。

没过多久,突然。

“呼——”

纪嘉鱼猛地睁开双眼,整个人直接坐起。

他手肘挨着床沿,撑起上半身,不规律的喘着粗气。

“怎么了?”

一旁软榻上正在打坐的谢寒辰注意到纪嘉鱼不同寻常的动静,也刷的一下睁开眼,朝着床的方向望去。

眼看谢寒辰就要下榻朝他这边来,纪嘉鱼连忙摆手止住了他。

“我没事!只是做了个噩梦,缓缓就好了。”

“噩梦?”

“对,就是做了个梦,你继续吧,不用管我。”

说罢为了防止谢寒辰真的过来,纪嘉鱼手臂一使劲儿,又把自己惯回了床上。

发出轻闷的一声‘咚’响。

“真没事?”

谢寒辰还是有些疑虑。

“真没事儿,呜啊……好困,我要继续睡了。”

含糊不清的语调从他的嘴里冒出,像是已经意识模糊将要沉入梦乡一样。

眼见着纪嘉鱼似乎是真的继续睡了,谢寒辰收回了已经放下塌的半条腿。

他又看了看床那边的情况,但纪嘉鱼已经重新盖好了被子,连呼吸都渐渐平稳下来,还是犹豫的继续打起坐来。

而此时的床上,纪嘉鱼左臂盖在眼睛上面。

虽然他似乎表面上是在休憩,但实则他的内心已经如同奔腾的江水一般,波涛起伏。

因为,他终于想起‘柳子圣’这个名字为什么这么耳熟了!

自从白天听到‘柳子圣’这个名字后,他总是会不自觉的思索这个名字和原书情节的关联。

仿佛有着某种预感,让纪嘉鱼深刻的觉得,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还真的让他给梦到了。

就是刚刚那个将纪嘉鱼惊醒的噩梦。

但既然都是噩梦了,里面诉说的肯定也不是好东西。

梦境初一开始就是厮杀的战场,整个画面就像模糊的默剧一般,惨烈且无声。

一众白衣人在竭力围杀着一个身着黑衣,怀中似乎还在抱着什么的男子。

黑衣男子似乎很是癫狂,以一对多却丝毫不落下风,单手执剑便将冲上来的人尽数抹杀。

飞沙走石,血雨遍地,连黑色的衣角都再往下渗着血,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黑衣人的。

可就算这样,黑衣血人都没有放下怀中的东西,他一步一个血脚印,在敌人的包围下,踏过众多尸骸,提着还在不停往下滴着血的剑,脚步沉重的离去。

而他的敌人似乎是被他的狠辣杀怕了,竟连一个阻拦的都没有。

到这里还没什么,就算有些血腥,也不至于让已经差不多练起来的纪嘉

雪寂烛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s://www.xs639.com/qita/nibuzaoshuonishidianjiananzhu/58171767.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xs639.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